中国慈善月度分析(第72期)
2018-12-20 1607

中国慈善月度分析

2018111日至1130    2018年第9期总第72

vns85978威尼斯城官网慈善研究中心编

 


要点

l  易地扶贫搬迁是“十三五”期间实现精准扶贫的重要工程之一。相关数据显示,2015-2017年间全国基金会共投入50亿元到易地扶贫搬迁相关的项目中,省级注册的基金会在其中发挥了主要作用,并且省内帮扶也成为基金会参与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的重要模式;同时,企业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是超过90%的资金的提供方,企业基金会也发挥自身优势,致力脱贫攻坚;以企业为主的捐赠方保证了较稳定的资金来源,基金会进行了更多周期长、覆盖面广、影响力大的易地扶贫搬迁类项目,为贫困地区提供了重要社会支持。

l  捐赠者服务基金(Donor-Advised Fund,“DAF”)是发端于美国的一种从事慈善事业的新型路径,具有设立和管理成本低、享受优厚的税收优惠以及捐赠人享有话语权等特点。近五年来,捐赠者服务基金在数量、筹款额度和公益支出上均呈现持续增长态势。我国捐赠者服务基金的实践探索有望在鼓励慈善捐赠、慈善财产保值增值专业化以及慈善组织募用分离等方面发挥推动作用。

目录

一、    我国基金会已成为异地扶贫搬迁的重要力量... 2

(一)国内基金会投入易地扶贫搬迁相关项目逾50亿元,省级基金会发挥主力作用.. 2

(二)20个省份成为基金会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地,省内帮扶占主导.. 5

(三)教育、基础设施成为基金会参与易地扶贫搬迁的热门领域,综合类扶贫项目资金占比最高   8

(四)企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对基金会易地扶贫搬迁类项目投入大.. 9

(五)易地扶贫搬迁类项目周期长,对受助地影响大,资金来源稳定.. 10

二、    美国捐赠者服务基金的最近进展以及对中国的启示... 11

(一)捐赠者服务基金会具有设立和管理成本低、享受税收优惠、捐赠人享有话语权等制度特点   12

(二)美国捐赠者服务基金呈现持续增长态势.. 13

(三)美国捐赠者服务基金对中国的借鉴意义.. 15

 

 


一、  我国基金会已成为异地扶贫搬迁的重要力量

易地扶贫搬迁在中国扶贫事业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仅“十二五”期间,在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支持下,就有1171万人通过易地搬迁改善了生活条件[1]占五年间脱贫总人数的十分之一[2]。2016年发布的《全国“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规划》中明确到2020年,将实现约100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搬迁安置,[3],占精准扶贫目标人口的五分之一,保证其住房、饮水、基础设施、教育、医疗各方面的安全,推动安置区特色产业发展,实现稳定脱贫[4]。2017年,《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关于广泛引导和动员社会组织参与脱贫攻坚的通知》中明确指出参与易地扶贫搬迁是社会组织参与脱贫攻坚的重点领域之一[5]。本文以2015-2017年国内基金会公开信息中涉及易地搬迁扶贫的项目为分析对象,结合基金会中心网的数据、各基金会官网信息与相关媒体报道,总结三年间中国基金会助力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的情况与效果,判断其发展趋势。

(一)国内基金会投入易地扶贫搬迁相关项目逾50亿元,省级基金会发挥主力作用

根据基金会中心网的数据,以“搬迁”、“安置”、“移民”等为关键词进行筛选、去重和核对,2015-2017年共有来自48家基金会的66个项目直接涉及精准扶贫中的易地扶贫搬迁工程,项目支出金额50.4亿元,项目地包括贵州、四川、重庆、广西等全国20个省份。

1.png

1.2015-2017年间相关异地扶贫项目数量和参与基金会数量

在48家发起异地搬迁扶贫项目基金会中,仅有13家是注册在民政部的全国性基金会,剩余35家基金会均注册在省级或市级民政部门。66个项目中,由全国性基金会发起的项目17个,由省级、市级注册基金会发起的项目49个

1.png

2.基金会注册层级与项目参与情况

在资金投入上,全国性基金会的易地扶贫搬迁相关项目支出总额为3.55亿元,省级或市级注册的基金会相应项目支出总额46.86亿元,占总支出额的93%。可见,注册在地方的基金会,尤其是在省级注册的基金会,是基金会参与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的主力军。三年间,参与易地扶贫搬迁项目的基金会数量、项目数量和资金投入都呈增长趋势。

1.png

3.三年间基金会投入资金总额

根据《全国“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在2016-2020年间全国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的总投入资金额为9463亿元,其中除了中央、地方政府的财政预算、长期贷款以及农户自筹资金等等途径之外,社会资金(地方自筹及整合其他资金)计划投入2858亿元,占总金额的30.2%[6]。根据目前的统计,2016和2017两年,全国基金会投入易地扶贫搬迁项目总资金49.3亿元,占计划统筹社会资金的1.7%,该比例在2020年《规划》完成时预计还会有增长。根据2018年发布的“中国社会组织经济规模(N-GDP)测算”成果,2016年我国社会组织的总支出2789亿元,占当年GDP的0.86%,占当年第三产业增加值的1.66%[7]我国基金会在“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工程中投入的资金在相应规划部分的社会资金中占比可观,是我国基金会积极参与精准扶贫事业的有力证明。

(二)20个省份成为基金会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地,省内帮扶占主导

66个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分布在全国20个省份,包括了贵州、四川、重庆、广西、云南、甘肃、西藏等地,其中接收项目金额最高的是贵州省,2015-2017三年内共接收项目款超过40亿元,接近所有项目总金额占比的80%;其次是四川省,共接收项目金额4.1亿多元,占总项目金额的8.16%;重庆和广西接收的项目款都超过1亿元,占比接近总项目额的3%。

在《规划》中,明确了全国共22个省份作为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的服务对象,其中贵州、四川、广西等省份需要搬迁的人口规模最大(见图4)。2015-2017年这三个省份相应也成为了基金会易地扶贫搬迁相关项目的最主要项目地,投入资金也是最多的(见图5)。通过对比图4和图5可以发现,三年基金会投入的易地扶贫相关项目已经基本覆盖了22个省份。

1.png

4.十三五”全国易地扶贫搬迁任务分布图

 

[8]1.png

5.2015-2017年间基金会易地扶贫搬迁相关项目资金投入情况

参与易地扶贫工程的48个基金会分别注册在全国15个省份,其中共有10个基金会在民政部注册,其项目地分布在多个省份,总项目投入金额近1.69亿。其余基金会所在地以广东(8个)、四川(7个)、重庆(5个)居多(见图6)。通过统计39个注册在省、市一级的基金会的项目信息,可以发现省内帮扶项目的数量和资金投入规模都占绝对优势。39个省、市级注册的基金会共资助/执行了43个与易地扶贫搬迁有关的项目,其中有 41个项目都在基金会所在地的同省进行,省内帮扶项目数量占所有项目数量的62.1%。例如投入资金规模最大的贵州省扶贫基金会进行的2个项目(30亿的毕节整县扶贫和10亿的大方整县扶贫项目),均在贵州进行;以及四川省扶贫基金会、宁夏回族自治区扶贫基金会、广东省扶贫基金会、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等,也都是针对本省的易地搬迁群体进行帮扶。所有基金会省内开展的易地扶贫搬迁相关项目总支出金额超过46.5亿元,占所有项目总额的92.8%。故省内帮扶是基金会参与易地扶贫工程的最主要方向之一。

1.png

6:参与基金会所在地分布

    所有项目中,共有14个项目是以“三区三州”为帮扶对象,其中7个为省内帮扶项目。14个项目的总支出为4.8亿,占所有项目总额的近10%,体现了基金会对深度贫困地区脱贫的重视。同时,7个省内帮扶的“三区三州”易地扶贫基金会项目总支出金额近4.1亿,且全部为四川省级基金会对四川少数民族州扶贫工程的支持,它们是四川省国电大渡河爱心帮扶基金会(2个项目,27.8万),四川省川发展慈善基金会(2个项目,68.3万),凉山教育基金会(1个项目,175万),四川省索玛慈善基金会(1个项目622.9万)和四川省扶贫基金会(1个项目,4亿)。凉山彝族自治州的项目数量最多,接收资金规模最大,包括凉山教育基金会、川发展基金会、索玛基金会和部分四川省扶贫基金会的部分项目都在凉山进行,甘孜藏族自治州开展了1个四川国电大渡河爱心帮扶基金会的项目和1个川发展基金会的项目,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开展了国电大渡河爱心帮扶基金会的1个项目。四川省的基金会在推动省内深度贫困地区人口通过易地搬迁实现脱贫做出了突出贡献。

(三)教育、基础设施成为基金会参与易地扶贫搬迁的热门领域,综合类扶贫项目资金占比最高

根据《规划》中明确的主要目标,即“搬迁对象住房安全得到有效保障,安全饮水、出行、用电、通讯等基本生活需求得到基本满足,享有便利可及的教育、医疗等基本公共服务,迁出区生态环境明显改善,安置区特色产业加快发展,搬迁对象有稳定的收入渠道,生活水平明显改善,全部实现稳定脱贫,与全国人民一道迈入全面小康”[9],将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分为5大领域:“住房”、“基础设施”、“教育”、“医疗”、“生态”和“产业”,以此为依据对所有66个项目的服务领域进行归类。在实际研究中,发现“社会救助”依然是部分项目的工作领域,如救助孤儿和残疾人等,故增加“社会救助”项;同时,还有基金会的项目融合了以上多项,以“综合”指代。

1.png


中国慈善月度分析(第72期) 下载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