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引领| 29省份110例撤销未成年人监护权案件呈现六大特点
2019-11-27 1214

自2014年12月民政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4〕24号,以下简称《意见》)以来,多地落实国家监护干预政策法规取得实质性进展,民政部门和村(居)委员会承担起重要监护职责。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底,全国29个省份已有110例未成年人监护权转移的实践案例,综合分析其地区分布、侵害类型、诉讼主体、安置主体、社会参与等方面,呈现出以下6个特点。


一、全国29个省份公布实践案例,东部地区执法力度大、发现机制完善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媒体报道的因侵害未成年人而被撤销监护权的资料,我们梳理出110个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被撤销监护人资格案件,涉及29个省份,其中撤销监护权案例较多的省份有江苏(14例) 、广东(10例)、浙江(9例)、四川(9例)、山东(8例)、重庆(5例)、安徽(5例),其余省份中,湖南、河南、海南、福建均为4例,上海、江西、内蒙古、甘肃、贵州均为3例,北京、天津、湖北、云南、青海各2例,河北、海南、山西、宁夏、广西、黑龙江、辽宁、吉林各1例。


微信图片_20190618092252.png

微信图片_20190618094920.png


二、2015年以来案件数量显著增长,累计超过100例

从案件年份来看,2014年仅有3例,2015年以来有明显增长,至2018年底已累计超过100例。2014年12月,民政部会同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印发《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此举被认为激活了以前法律规定的“撤销监护权”法律条款。《意见》首次明确依法撤销监护人监护资格的条件,细化撤销监护人资格的监护侵害行为标准。随后《反家庭暴力法》的出台,也极大促进了撤销未成年人监护权司法实践的实质性进展。


微信图片_20190618092310.png


三、侵害类型多样,侵害情形严重

在梳理的110个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被撤销监护人资格案件中,包括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故意杀害未成年人,将未成年人置于无人监管和照看的状态,拒不履行监护职责长达6个月以上,有吸毒恶习或者因服刑等原因无法履行监护职责,胁迫和利用未成年人乞讨,教唆和利用未成年人实施违法犯罪行为等多种情形。其中,遗弃或拒不履行监护职责案件占比最高,达33%;其次为疏忽、虐待或暴力伤害案例达25%,强奸、性侵或猥亵以及父母因服刑戒毒等原因无抚养能力的案件各占21%。


微信图片_20190618095213.png

根据2014年12月民政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被申请人有7类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撤销其监护人资格:

1.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未成年人,严重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2.将未成年人置于无人监管和照看的状态,导致未成年人面临死亡或者严重伤害危险,经教育不改的;3.拒不履行监护职责长达6个月以上,导致未成年人流离失所或者生活无着的;4.有吸毒、赌博、长期酗酒等恶习无法正确履行监护职责或者因服刑等原因无法履行监护职责,且拒绝将监护职责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给他人,致使未成年人处于困境或者危险状态的;5.胁迫、诱骗、利用未成年人乞讨,经公安机关和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等部门3次以上批评教育拒不改正,严重影响未成年人正常生活和学习的;6.教唆、利用未成年人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情节恶劣的;7.有其他严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行为的。

由此可见,梳理出的110个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被撤销监护人资格案件,覆盖了《意见》中规定可以撤销监护人监护资格情形的全部类型,《意见》在司法实践中得到较好适用。


四、民政部门为主要提起诉讼的行政部门

在梳理的110起案件中,民政部门承担起重要申请起诉职能。具体来看,提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申请主体包括未成年人的祖父母、外祖父、其他监护人、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村(居)委会,民政部门及其设立的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和福利机构、共青团、妇联等,其中有48例由民政部门或其下属的救助保护机构和福利机构申请,8例由村(居)委会申请,共青团和妇联申请各1例。


微信图片_20190618095328.png


五、安置主体多元,民政部门承担重要角色

在法院判决中,民政部门在监护权转移后的安置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有40个案例由儿童一方父母、(外)祖父母或其他亲属抚养和照料,有39例因儿童无其他监护人或合适的亲属担任其监护人,最终指定民政部门或其下属的救助站和福利院担任其监护人,有5例由当地村(居)委会担任监护人。 


微信图片_20190618095439.png


六、社会积极参与

在梳理的110起案件中,社会工作者及其他专业人员积极参与受监护侵害未成年人家庭监护情况调查评估、多方会商、社会观护和监护监督指导等工作。例如福建仙游案中,莆田市阳光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派专职心理咨询工作人员长期跟进儿童的行为习惯,促进其尽快融入正常生活。江苏南京案中,在判决前由社会组织南京市同心未成年人保护和服务中心负责临时照料儿童。安徽蚌埠案中当地救助管理站聘请心理咨询师和专业儿童社工介入。江苏徐州案、四川泸州案、湖南长沙案、广东广州案等案例中,当地社工组织和心理咨询专业人士也积极介入进来,为儿童提供专业支持和心理辅导。
本文作者:张柳 vns85978威尼斯城官网儿童福利与保护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