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引领 |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间组织合作的现状与机遇
2019-06-28 1375

社会引领 |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间组织合作的现状与机遇

——以“丝路沿线民间组织合作网络”为例


2017年11月,中促会倡议成立“丝路沿线民间组织合作网络”(以下简称“合作网络”)。截至目前,合作网络已有来自69个国家的310家成员,呈现出多元主体共建的特征。在服务于“一带一路”民心相通建设上,中国民间组织已形成一致行动计划和成果清单。未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间组织可以利用现有网络平台资源进一步交流沟通,加强彼此的了解和互信。在此基础上,围绕着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开展一致行动,并在与利益攸关方互动过程中增加话语权,充分利用多边合作平台进行有效的政策倡导。

2017年5月17日,在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中国将在未来3年向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发展中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600亿元人民币援助,建设更多民生项目;将向“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提供20亿元人民币紧急粮食援助;向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增资10亿美元;在沿线国家实施100个“幸福家园”、100个“爱心助困”、100个“康复助医”等项目;将向有关国际组织提供10亿美元落实一批惠及沿线国家的合作项目。[1]

在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五通”为主要建设内容的“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民间组织作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参与国际合作和全球治理的重要力量[2]将承担起促进国家间合作和友好往来的重任, 在文化、教育、科技、生态环保、卫生健康、援助减贫等领域发挥积极作用。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间组织参与的五个合作网络

为更好地促进不同国家民间组织的信息交流和友好往来,近年来已形成多个民间组织发起和参与的网络。这些网络覆盖到了大多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并直接或间接服务于“一带一路”倡议的建设目标,对于我国民间组织“走出去”与国际机构和在地民间组织开展合作,提升组织能力,增强国家间的互信和民间交往具有重要意义。

1.png

以上民间组织的网络基于不同定位,已经初步形成了平台化的运作机制。为更好地理解当前民间组织网络运行的现状和运作机制,以下将对“丝路沿线民间组织合作网络”进行详细分析。


“丝路沿线民间组织合作网络”概况

1.服务于“一带一路”民心相通,构建民间组织交流平台

2017年5月,习近平主席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宣布将建设“丝绸之路沿线民间组织合作网络”,得到了沿线国家的广泛相应。2017年11月,中促会倡议成立“丝路沿线民间组织合作网络”(以下简称“合作网络”)。目前,已有69个国家的310家成员加入(其中外方173家,中方137家)。合作网络的建设将成为加强沿线各国民间交流合作、促进民心相通的重要举措[3]。

合作网络的建设目标和承担的主要任务是:依托成员组织合作,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增进民心相通的过程中,逐步将合作网络打造成为民间组织共享信息、协调行动的有效平台;以加强互助、提升能力为主旨,鼓励“一带一路”沿线民间组织和社会力量合作开展民生项目,提供教育、医疗等方面志愿服务,改善沿线国家基层民众的生活,促进文明互鉴和文化交流,推动沿线国家媒体、企业更好地履行社会责任,增进“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民众之间的相互了解与友谊;凝聚民间组织力量,积极参与并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等。[4]

2. 秘书处为合作网络常设机构,以论坛和会议为共商、共议平台

在组织架构上,合作网络设立了国际指导委员会和秘书处。其中,国际指导委员会由9人组成[5],其主要职能为:研究讨论合作网络发展等重大问题,协调合作网络成员组织之间的交流合作,加强与联合国及其他国际组织的交流合作;秘书处为合作网络的常设执行机构,秘书长由中促会秘书长担任,其主要职能是负责组织举办合作网络的相关会议,起草合作网络相关文件,汇总成员组织重要活动信息,建设与维护用于及时发布合作网络及成员组织重要信息的合作网络网站等。

在运行机制上,合作网路每两年举办一次合作论坛,就有关合作网络发展和“一带一路”民心相通等重大问题进行研究,提出指导性建议;合作网络每年召开一次国际指导委员会会议,就网络发展的重大问题进行讨论和沟通;以及仅在必要时召开的专业委员会会议。[6]

不难看出,合作网络的组织架构既使其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又保障了常态化的工作机制能够顺利运行,最大限度地确保了多元主体的公平参与。与此同时,合作网络的工作机制提供了不同成员间跨界组合的可能,使得未来基于合作网络进行的倡导和项目合作有了坚实的平台基础。

3. 合作网络成员来自69个国家,呈现多样性特征

截至目前,合作网络成员已有来自69个国家,310家成员[7]。合作网络的成员结构呈现多样性特征。

(1)境外民间组织超过半数,尼泊尔组织数量居首

合作网络成员中,来自境外的民间组织共计165家;来自中国大陆的民间组织[8]共计130家;1家将秘书处设立在中国的国际组织;4家来自香港和澳门的民间组织;2家国际组织的中国代表机构。 


2.png

165家境外组织共计来自61个国家。其中,来自尼泊尔的组织数量最多,为22家,其次是斯里兰卡和印度尼西亚,分别有10家和9家组织加入。61%的国家有2家及以上的民间组织加入到合作网络中。

3.png

130家来自中国大陆的民间组织中,有72家地方性组织。全国有22个省份的民间组织加入到了合作网络中。其中,在北京注册的民间组织加入到合作网络的数量最多,为19家,占全部地方性组织的26%;其次为陕西省和福建省,均为5家,这两个省份同时也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重要省份。

4.png

(2)境外组织中有35家研究机构,中国大陆民间组织32%为全国性社团

在全部的165家境外民间组织中,有53.3%(88家)的组织为各国国内的民间组织[9];21.2%(35家)的组织为研究机构[10];12.7%(21家)为基金会性质的组织;6.7%(11家)组织为中国同各个国家的友好协会;2家国际组织的分支机构;共计6家论坛和杂志社,以及1家外交事务机构和1家信托机构。 

5.png

在全部130家中国大陆民间组织中,44.2%(58家)为全国性的组织。其中,全国性志愿服务联盟1家,民政部登记的公募基金会5家,全国性社团42家,人民团体8家,事业单位2家;55.7%(71家)[11]为地方性的组织。其中,非公募基金会2家,地方性公募基金会5家,红会系统3家,民办非企业单位6家,人民团体19家,社会团体36家。 

6.png

(3)合作网络成员涉及领域多样,网络内部互补优势明显

境外的165家民间组织中,有11家在组织名称上直接体现与中国或“一带一路”相关;有15家组织从事与中国的友好往来,其中包括11家在中国与相应国家的友好协会。大多数的境外民间组织为各国国内的民间组织,这些组织中,所从事的领域涉及到服务特定人群的民间组织有16家,占总数的9.7%,其中最多的为妇女组织和青年组织,共计10家。

加入到合作网络的中国民间组织主要为具有一定官方背景,在全国范围内影响力较大的社会团体(42家),所从事的领域覆盖了对外交往与合作,服务于特定人群的联合会、服务于特定行业的协会、商会等。此外,人民团体也是重要的参与主体(27家),涉及工会、妇联、侨联、贸促会、残联、宋庆龄基金会等,这些组织具有统一战线的性质,在特定领域具有一定的号召力和影响力。此外,加入合作网络的民办非企业单位(6家)涉及卫生教育、环境发展、手工艺术、旅游文化交流等,对于丰富合作网络具有积极的影响。

4. 合作网络90多家中国民间组织合力推动民心相通

合作网络的发展过程,也是推动建设一带一路民心相通的过程。民间组织的中立性、专业性、创新性和深入社区的特点,在实现民心相通中具有天然优势和特长[12]。2018年1月19日,中促会与90多家国内民间组织共同启动中国民间组织推动“一带一路”民心相通计划。这成为中国民间组织促进合作网络进一步深化交往的重要举措,在促进合作网络参与民心相通建设的进程中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表2 中国民间组织推动“一带一路”民心相通计划

7.jpg

围绕以上行动计划,同时基于合作网中已经具有一定“走出去”经验的民间组织未来三年在沿线国家促进民心相通方面拟实现的项目和目标如下。

表3 合作网络中中国民间组织未来三年促进沿线国家民心相通成果清单[13] 

从以上成果清单中不难发现,中国民间组织的约半数的项目实践将围绕着对外援助和能力建设展开。这一方面源于近些年来中国民间组织在“走出去”的过程中积累了一些经验,能力得到了提升。此外,中国民间组织在构建同合作网络成员的交流机制和促进文化往来方面也将有更多的落地项目,以中国民间组织的角色推动“一带一路”民心相通。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间组织合作的三大机遇

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间组织逐步走向网络化联结的进程中,尽管网络整体上呈现的是多元主体的参与和共建,但目前规模较大,具有常态化运行特点的网络中中国官方背景的组织在动员、联络、组织机制构建等方面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如何利用现有的平台资源,加强中国与沿线国家的民间互信和文化交往,形成双向交往和共建局面,成为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未来,可以通过以下几个方面探索民间组织(网络)深入合作的可能。

1.在沿线国家开展民间社会领域的横向比较研究。

由于各个国家的国情差异和民间组织发育程度的不同,各国之间的民间组织在开展合作的过程中需要首先形成了解,建立互信,在民间组织网络中开展各国民间社会领域的横向比较研究,能够加深各国之间的理解,为进一步深入合作提供智力支持。

2.开展有关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一致行动。

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是国际社会关于消除贫困和饥饿等17项目标的共同愿景。实现这些目标不仅需要各国政府的协助,而且需要吸引民间组织推动落实[14]。“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间组织基于现有的网络平台,在实现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中可以充分交流经验,并采取一致行动,形成网络中的支持系统。

3.利用多边国际倡导平台增加民间组织网络的话语权。

民间组织网络在开展国际交流和项目活动中应注重利用多边平台进行国际倡导。在此过程中,基于网络的专业研究和经验表达,形成网络本身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带动网络成员形成良性的互动机制和支持体系。“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作为全球合作的多边平台,提供了平等协商、共建共享的合作场域。对于在此机制下形成的民间组织网络来说,更需要利用此平台进行意见表达和政策倡导。


[1]新华网,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的演讲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7-05/14/c_1120969677.htm,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5月13日

[2]人民网,习近平致首届丝绸之路沿线民间组织合作网络论坛贺信,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7/1121/c1024-29659424.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5月13日

[3] 新华网,习近平主席致首届丝绸之路沿线民间组织合作网络论坛贺信,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7-11/21/c_1121988276.htm,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5月13日

[4]丝绸之路沿线民间组织合作网络http://sironet.cnie.org.cn/cnie_cn/guwm_198/201711/t20171102_93030.html

[5] 成员由合作网络中具有地区代表性和国际影响力的成员组织负责人担任,任期两年,可连选连任。设主席1人。

[6] 丝绸之路沿线民间组织合作网络章程,http://sironet.cnie.org.cn/cnie_cn/,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5月14日

[7] 从丝绸之路沿线民间组织合作网络的官方资料中仅可以查到302家组织。因此本文的分析基于官网可查数据,分析对象总数为302家组织和机构。

[8] 包括全国性的组织和中国大陆地区地方性组织。

[9] 由于各国从事不同领域一线运作的民间组织数量众多且难以归类,因此本文将非基金会形态、非友好协会类型的组织统一归为“国内民间组织”讨论。

[10] 此处将柬埔寨金边皇家大学 Royal University of Phnom Penh (Cambodia)也纳入到了研究机构的统计范畴。

[11] 合作网络中有1家工商注册的企业,宁夏林业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 Ningxia Forestry Research Institute Co. Ltd(China)在此处未纳入统计。

[12]王行最,中国扶贫基金会走向“一带一路”,助力民心相通,https://mp.weixin.qq.com/s/3hdcuHn1n0G0QY9_24uMpg,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5月15日

[13] 合作网络成员组织未来三年促进沿线国家民心相通的成果清单,http://sironet.cnie.org.cn/cnie_cn/,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5月15日

[14] 中国社会组织助推落实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8/0712/c1002-30142329.html,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5月15日

本文作者:周晋三 慈善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