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回应 | 聚焦特殊群体 给予特别关爱
2020-04-07 436

热点回应 | 聚焦特殊群体 给予特别关爱

近日,vns85978威尼斯城官网院长王振耀接受光明智库采访就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面前,对老人、儿童、救助对象等重点人群保护,对其所处的特殊场所管理要求进行讨论

No.1

守牢社会服务的“基准线”“兜底线”

光明智库:疫情防控事关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需要全面考虑、周密部署。养老院、儿童福利院、社会救助等机构在应对疫情方面存在哪些不足?抓好这些场所和人群的疫情防控工作,对于疫情防控全局来讲有何重要意义?

黄晨熹:做好社会福利机构防疫工作、关注重点人群,这既是全国疫情防控的需要,更是彰显民生保障公平公正核心要义的需要。

养老院、儿童福利院、救助机构等福利机构不仅存在被感染的风险,而且存在防控资源不足的困难,是疫情防控的重点单位。

福利机构往往是较大规模易感人群集中居住的封闭区域。体弱老人、困境孤儿的自我防护能力较低,同时这些机构人员规模大且居住集中,活动范围有限,服务对象与工作人员存在密切接触。一旦外防输入和清洁卫生工作的措施有所松懈,机构内发生集体性感染的可能性很大。

福利机构往往存在护理力量紧张和医护能力不足的问题。如果疫情发生,由于护理人员无法返岗或者部分护理人员被感染或隔离,护理人员将出现紧缺状况。城乡偏远地区的社会福利机构和民办机构往往规模小,内部资源少,外部资源供应不足,防疫资源难以应对疫情需求。

王振耀:2019年年初,全国已经正式注册的各类民政服务机构有3万多个,共有43万名工作人员,收养人数接近212万,其中老年人190万名,儿童8万名,还有其他各类困难群体。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精神卫生福利机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机构(含托养机构)和殡葬服务机构等是我国社会福利与社会服务的基本场所,里面居住的主要是各类困难人员,是我国最为脆弱的人群,也是疫情的易感人群。

以养老机构的发展为例,其中就存在着多方面的不平衡性,既有城乡与地区之间发展悬殊,也有公办与民办的管理水平差异,更有业态多样化带来的复杂性。这些机构开展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切实提高管理水平并健全各项标准与程序。

在这些机构中加强疫情防控与服务保障,直接关系到最为脆弱人群的安危,是社会服务保障的基准线、兜底线,也是对国家社会服务制度和国家治理能力的检验。

王培玉:疫情面前,养老院、儿童福利院、社会救助等机构相对存在着更多风险,须特别注意,不能出现死角。这些机构人员密集、环境封闭,场所内的人员或是年纪太小,或年纪大,都存在一定程度的认知障碍。他们属于社会的弱势群体,比起一般人群,自我防护能力差,这就需要机构的工作人员负起更多责任。另外,机构中的老年人,多数有基础疾病,一旦感染,容易转为重症。所以,防止这些特殊场所出现防疫漏洞,意义重大。

No.2

加强“外防”“内控”,防患于未然

光明智库:做好特殊场所、重点人群疫情防控工作,关键环节有哪些?如何做到压实责任、分类管理,提高这些场所的应急管理能力?

王振耀:对于养老机构而言,有几个关键环节需要特别注意:一是科学安排封闭管理,建立起严密的标准和程序,切实堵塞漏洞;二是加强对管理人员的培训,建立起特殊时期应对疫情的服务规范;三是建立起健全的供应链,与政府有关部门、企业、社会组织、社区形成有机联系。各个地方都在制定属地管理的规范,如何纳入属地管理,各个机构落实的具体内容不同。尤其要注意预案制定,一定要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思想准备,防患于未然。

黄晨熹:对于福利机构而言,要建立有效杜绝疫情输入的外防机制。尽最大可能做到“零探访”,切断与外界非必要联系。对返院(机构)的职工和服务对象做好14天隔离,防止交叉感染和集体性感染。对机构外运送来的药品及其他生活物资进行消毒、灭菌、储存等规范技术操作,由专人分配取用。

要建立及时发现和应急处置的内控机制。全体工作人员要树立和保持警觉性,坚持福利机构每日网上疫情直报,建立标准化的操作处置流程和保障措施。一旦遇到情况,无论是老年人还是工作人员,无论是确诊病例还是疑似病例,均要在第一时间上报并妥善处置。针对机构内服务对象及工作人员开展防疫知识培训,做好院内卫生,不给病毒传播提供土壤。

要建立分工明确、切实有效的问责机制。要将社会福利机构疫情防控纳入当地疫情联防联控机制。民政部门要切实履行主管职责,把疫情防控措施抓实抓细抓落地。社会福利机构要承担疫情防控主体责任,严格落实疫情防控的各项措施和工作要求,制定符合自身特点的实施细则和应急预案。机构内各个部门、岗位和服务环节要明确职责任务,制定应急预案和处置流程。

王培玉:在此类场所防控疫情,一方面要做好机构工作人员的防护,对他们开展疫情防护教育、健康监测,一旦发现确诊和疑似病例,立即送医救治,其他人员做好隔离防护,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对场所彻底消毒。另一方面,对机构中的老人、儿童开展严格的健康监测,发现问题及早隔离、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痊愈后,一定要注意做好隔离管理和健康状况监测,加强饮食营养,引导其养成健康生活方式。机构应主动与所在社区、属地的防疫和疾控机构保持联络,明确属地责任、主管责任。此外,要避免聚集性活动,加强居室、食堂、活动场所的通风换气和消毒,帮助、督促他们开展个人防护。

No.3

筑牢抗击疫情的心理“防护墙”

光明智库:疫情面前,除了强有力的防控举措外,“一老一小”、被救助人员等的心理健康状况同样亟须关注。如何根据这些人群的特点和需求,筑牢抗击疫情的心理“防护墙”?

王振耀:对于以“一老一小”为主体的被救助人员,保障心理健康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有许多“土办法”可以总结并系统化实施。比如,在防控疫情的前提下,运用视频或其他技术与老年人展开互动;通过多元化方式将防疫常识与老年人日常聊天结合起来;组织儿童以不接触的方式开展学习、游戏活动等。有条件的地方,可以与网络上的专业机构对接,参与不同方式的心理咨询活动。也可适当发挥学校社工专业的作用,鼓励他们编制一些教材,制定一定的规范,开展适合本地特点的心理咨询活动,保障重点人群心理健康。

黄晨熹:作为社会工作者和机构服务者,要加强对重点人群的观察、倾听和需求评估,制定服务方案,为其提供快速有效的协助。

一方面引导老人做好心理调节。主动讲解此次疫情形势以及机构采取封闭管理的必要性,促使服务对象理解和接纳现状,防止逆反心理产生。通过电话、网络等方式为服务对象提供与亲朋之间的沟通交流服务,舒缓焦虑恐惧情绪。另一方面,提供必要的心理支持服务。对出现可疑症状、隔离观察的服务对象给予重点关怀,或邀请机构外心理咨询师、社会工作者开展线上咨询服务。

王培玉:面对疫情,应该更加关注被救助人员的心理健康状况。这些人群中,有些可能存在心智不全或认知障碍,对他们开展心理健康教育比对一般人群更加困难,需要更大的爱心、耐心和心理咨询教育的专业能力。同时要加强食品、药品等生活必需品的供应和就医需求保障,创造良好的氛围。

No.4

盘活各方力量,提升社会服务能力

光明智库:从完善机制和长远角度看,政府部门如何为特殊机构的人员培训、资金投入、日常管理、资源配置等提供更大支持?如何盘活社会力量,为特殊场所重点人群奉献特别的关爱?

黄晨熹:此次疫情既是对社会福利机构应急管理能力的一次考验,也是进一步提升机构服务能力的难得契机。

政府部门应进一步加强社会福利机构等级管理和精准支持。全面、动态掌握社会福利机构在人员配置、服务项目和标准、医护能力以及其他硬件设备等方面的水平,以此为依据,在人才引进、人员培训、资源配置等方面给予相应支持。加强社会福利机构与当地医疗机构合作,补足医护能力薄弱的短板。进一步深化医养结合,加强养老和医疗部门的沟通,在人员待遇、岗位设置、体制机制等方面突破瓶颈。在儿童福利机构方面,一方面强调内部员工医护知识培训,另一方面引导当地医疗资源加入。

加强社会资源利用和开发,为福利机构提供有效资源补充。盘活社会力量参与特殊场所重点人群防疫工作,首先,要明确社会力量的角色定位和权责关系。目前我国突发事件中主要力量投入来自政府,相关行为规范较为完备。但是社会力量的行为规范、权利、责任等需进一步明确,才能为其有序进入和发挥作用奠定基础。其次,进一步加强组织动员和沟通协调。发挥相关企事业单位、社区志愿者组织的作用,号召医护人员、心理咨询师、社会工作者及其他志愿者发挥所长,参与到社会福利机构的疫情防控中。

王振耀:近年来,我国已经建立起了针对老年人、孤儿和残障人士的高龄津贴与服务补贴、孤儿基本生活保障金、残疾人基本生活补贴与护理补贴等制度,这些制度也在应对疫情中发挥了支撑作用。但是,人员缺位和培训体系欠缺仍是民政服务机构发展面临的挑战,提升其服务质量仍是相当紧迫而长期的任务。希望日后能在人员培训、资金投入、日常管理和资源配置等多方面增加投入支持,切实补齐短板。

还要注意鼓励社会力量进入社会服务领域。过去,我们在推动服务机构产业化方面有了不少成绩;但是,绝大部分社会服务机构不可能完全市场化,这需要社会组织和慈善力量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参与,包括护理照料、志愿服务、医疗服务等。

王培玉:政府部门应加强对这些机构工作人员健康管理、疾病防控等方面的培训,增加人手与资金投入、提高待遇,改善工作条件,规范日常健康管理和疾病监测,鼓励社会力量(包括医疗服务、志愿服务)投入,为疾病防控搭建堡垒。


作者:李晓、王斯敏

本文源自:光明日报《聚焦特殊群体 给予特别关爱》